5月6日,大盘股领衔主演A股大跌,创7个月以来收市新低,说明机构投资者二八转换的设想彻底落空;同时说明,在挤泡沫的过程中,市场预期已经发生了根本转变。楼市量在价先,一线城市成交量急剧下挫预示着房价的明确走势。除非政策出现大逆转,房地产价格不可能离开地心引力。

  中国是否处于史上前所未有的大泡沫中?货币学派说是,因为去年的高信贷加上持续的低息、人民币汇率上升压力,使得市场成为孳生资产泡沫的温床。但现实是,中国的股市与楼市处于下行之中,由于低息产生的资产泡沫并未出现。

  全球流动性退出是大盘股下挫的主因。股市二八转换失败,甚至股市根本就没有发生过二八转换,即大盘股与中小盘股之间的切换,全是某些机构投资者的臆想。

  首先是实体经济并未强劲复苏。花费了两万多亿的代价,美国未能进入强劲复苏通道。美国就业率是风向标,目前笼统的美国就业率有注水之嫌。美国4月非农就业人数可能上升18万人,超过3月份的16.2万人。坏消息是,美国劳工部发布的每周报告显示,截至4月3日当周,首次申请失业救济人数增加1.8万人。更坏的消息是,美国ADP私人部门就业人数意外下降,短期的自由职业者增多,人口普查使60万人暂时就业,他们很快会成为求职大军的一员。结论当然是,美国就业没有根本起色,目前的制造业投资增加与去库存化是不稳固的。

  从美国到中国,应付紧急状态的货币流动性开始退出。可以得出的明确结论是,2009年如此多的货币仍然填补不了全球资金黑洞,以往的虚拟经济规模之庞大远超我们的想象。

  资产泡沫如冰山般消解。去年大宗商品市场在房地产市场之前,成为资产泡沫的风向标,在缺乏真实需求的情况下,大宗商品价格毫不迟疑一路向上。现在同样如此,经济微弱复苏,但大宗商品早已掉头向下。5月5日,隔夜美元指数创出12个月以来新高;而基本金属市场则经历集体暴跌,隔夜LME期铜一度跌破7000美元关口,跌幅高达5.18%;国内大宗商品昨天也随之集体走低。从4月下旬以来,大宗商品经历了一轮暴跌,目前未有企稳迹象。

  中国需求下挫是根本原因。由于中国政府挤压资产泡沫的努力,使得资源品价格的中国需求因素黯然失色。业内人士指出,欧债危机蔓延导致美元指数持续上扬,而中国房地产调控以及紧缩预期也使投资者担心金属需求低于预期,从而打压了金属价格,未来大宗商品将进入动荡期。

  股市同样如此,主权债务危机愈演愈烈,欧美主要股市暴跌。截至5月4日收盘,美国三大指数跌2%以上,其中纳斯达克指数跌幅近3%;欧洲方面,希腊股市周二急挫6.7%,葡萄牙、西班牙、德国、巴黎、伦敦等股市指数均大跌。

  中国需求下挫主要是因为房地产与投资下挫。中国房地产下挫成为全球资产品泡沫下行的触发器。低息市场环境下,资产品价格却节节下降,正是哥伦比亚大学教授米什金所说的资产价格与信贷互相促进,也是去杠杆化后资产负债表缩水的形象展示。为了偿还债务、或储备更多现金(所谓“向安全地带逃窜”)、或“去杠杆化”的迫切需要,企业和个人拼命抛售资产,迫使资产价格持续下降。

  中国房地产市场将会出现上述情况。3月份上市房企陆续公布2009年年报,86家房企合计实现净利润347.15亿元,其中19家业绩同比增幅超过100%。自称“不差钱”的十大房地产上市公司去年底手中所持有现金总额1217亿元,负债总额为4200亿元。以2009年的利润,需要干15年才能还清债务。一旦手中的土地、房产价格开始下降,意味着他们的负债率变相上升,不要再吹嘘不差钱,那是房地产资产泡沫中的海市蜃楼。以房企打头,很快会进入修补资产负债表的艰难时世。

  在投资领域有流传久远的三个错误理论:一是房地产市场受供需关系支配,住房有刚性需求,因此不会大跌;二是过剩资金将从楼市转战股市,对股市是利好;三是流动性过剩必须要靠加息来解决。目前的市场已经一一戳破了这三个肥皂泡,以后当一一论述。

  只要房地产与金融股泡沫不起,所谓的资本市场大小盘股风格转换,就是不懂投资市场规律之言,或者别有用心,或者未看破市场。由此得出的结论很明确,中国目前不需要加息。